<button id="fr4hi"></button>

<strong id="fr4hi"><samp id="fr4hi"></samp></strong>
    1. <button id="fr4hi"></button><rp id="fr4hi"></rp>
    2. <rp id="fr4hi"><acronym id="fr4hi"><input id="fr4hi"></input></acronym></rp>
      <th id="fr4hi"></th>
    3. 法制網首頁>>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劉風景:
      孝道入法應以法治思維法治方式推進
      發布時間:2019-10-17 11:12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重陽節剛過,37歲的安徽蒙城市民于雷因為一個小舉動火了。10月3日清晨,他將父親架在肩頭,站在天安門前觀看升國旗的一幕,被現場游客拍下并發到網上。視頻中,老人家激動得一邊拍手一邊跟唱國歌,于雷則穩穩地扶住父親雙腿。這一幕感動了無數網友,有網友評論道:“這就是幸福的樣子!” 

      一下子成了網紅,于雷也頗感意外。他說:“‘烏鴉反哺,羊羔跪乳’,他們養我小,我養他們老,這是為人子女應該做的。”

      愛老敬老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目前,我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關愛老人、維護老年人權益無疑是政府的重要職責。不管是國家層面,還是地方層面,都十分重視老年人的權益保障,但通常都是將“贍養老人”“孝敬親長”等內容歸入公共宣教、道德建設的范疇。

      細心觀察可以發現,這種情況正在慢慢發生變化。近期,不少地方開始開展針對忤逆不孝行為的專項打擊工作,通過發布專門通告把不孝敬老人的行為直接列入法律懲處的對象予以明示。有媒體梳理,目前已有甘肅東鄉、云南鹽津、陜西旬陽、江西贛州、江蘇淮陰、湖北宜昌、貴州六盤水等地相繼出臺關于打擊整治忤逆不孝行為的規定。

      弘德立法成為新時代立法工作的要求。應當看到,以法治體現道德理念,強化法律對道德建設的促進作用,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強大價值引導力。但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愛老敬老的行為究竟該如何入法?該怎樣將傳統愛老行為設置為法律強制義務?

      “將愛老敬老行為直接設定為法律義務,必須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華東政法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風景近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道德規范的入法,不能沖淡、減損、破壞或替代法律,必須維護法律的至上地位。

      此次一些地方明文公告懲處忤逆不孝行為之所以會引起各方關注,背后折射出的是一個由來已久的立法難題,那就是德治和法治的關系該如何平衡?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到底該如何入法才會產生應有的立法效果?

      記者采訪中了解到,目前各地在保障老年人權益方面仍面臨不少難題。其中首要的問題就是宣示性條款較多導致立法的操作性不強。宣示性條款雖然具有一般法律規范的指引、評價、教育、預測等功能,但是由于它沒有直接的強制功能,因此在實踐中出現難以執行和實施、可操作性不強的現象。

      “并不是所有的‘道德的法律強制’都是正當的,道德有其固有的調整范圍,某些道德領地法律不得隨意進入。如果法律規定是無法實施的空喊、難以兌現的承諾,勢必讓人們對法律失望。”劉風景說。

      他以修訂后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為例。該法第十八條規定:“家庭成員應當關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視、冷落老年人。”“與老年人分開居住的家庭成員,應當經常看望或者問候老年人。”“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保障贍養人探親休假的權利。”這一內容也被稱之為“常回家看看”條款。對此,有觀點認為這一規定作為原則性宣示,表明了立法者的態度,其可操作性如何并非最重要的立法關切。但在劉風景看來,這種偶爾的立法規定可以理解,但如果立法中存在過多的宣示性條款,不僅無助于法律規范的實施,反而可能有損立法的權威,動搖公民的法治信仰。當代中國,孝敬老人是一種美德,但倡導者仍有義務進行有說服力的論證,社會成員之間需要對話交流、達成共識。

      “類似于孝敬老人之類的道德規范入法,必須要明確規定假定條件、行為模式和法律后果,要具有可執行性。在維護法律獨立性的前提下,法律體系各要素間的關系越協調,法律對社會的貢獻就越突出。”劉風景強調,要進入法律體系,就需要在立法選項、提出法律案、審議法律案、表決和通過法律案、公布法律等各個環節,仔細推敲、認真篩選、嚴格把關。

      但他同時強調,法不是萬能的,保障法律實施的強制手段不是萬能的,需要由道德輔佐或補充。法律設定的行為標準,應限于維系社會存續的必須程度上。如果將法律視為提升道德的工具,會使社會生活泛道德化,以致于混淆法律與道德的界限。

      劉風景認為,立法具有肯定性、普遍性、完整性、國家強制性等特點,所以,法律不僅能夠調整個人行為,把單個人的行為納入一定秩序范圍,而且首先具有調整重大社會關系,使社會秩序合法化、固定化的功能。不僅能夠調整社會成員的普通社會關系,而且能夠擔負巨大的政治組織工作和經濟組織工作任務,是實現國家職能,完成國家歷史任務的最重要的、經常的、不可缺少的手段。

      “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觀必須與其歷史文化相契合,與其需要解決的時代問題相適合。而法律在整個社會規范體系中具有最高的權威。”劉風景強調說,法律作為一種社會規范,應以一般人、普通人為標準制定,法律設定的行為標準應符合社會大多數人的道德水準。法律在整個社會規范體系中具有最高的權威,法律高于道德、紀律、政策、風俗習慣、教規等,其他任何社會規范都不能否定法律的效力或與法律相沖突。任何社會主體都必須遵守憲法法律,任何公共權力的擁有和行使,都必須具有法律的根據并服從法律規則。

      □ 本報記者  朱寧寧
        重陽節剛過,37歲的安徽蒙城市民于雷因為一個小舉動火了。10月3日清晨,他將父親架在肩頭,站在天安門前觀看升國旗的一幕,被現場游客拍下并發到網上。視頻中,老人家激動得一邊拍手一邊跟唱國歌,于雷則穩穩地扶住父親雙腿。這一幕感動了無數網友,有網友評論道:“這就是幸福的樣子!” 
        一下子成了網紅,于雷也頗感意外。他說:“‘烏鴉反哺,羊羔跪乳’,他們養我小,我養他們老,這是為人子女應該做的。”
        愛老敬老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目前,我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關愛老人、維護老年人權益無疑是政府的重要職責。不管是國家層面,還是地方層面,都十分重視老年人的權益保障,但通常都是將“贍養老人”“孝敬親長”等內容歸入公共宣教、道德建設的范疇。
        細心觀察可以發現,這種情況正在慢慢發生變化。近期,不少地方開始開展針對忤逆不孝行為的專項打擊工作,通過發布專門通告把不孝敬老人的行為直接列入法律懲處的對象予以明示。有媒體梳理,目前已有甘肅東鄉、云南鹽津、陜西旬陽、江西贛州、江蘇淮陰、湖北宜昌、貴州六盤水等地相繼出臺關于打擊整治忤逆不孝行為的規定。
        弘德立法成為新時代立法工作的要求。應當看到,以法治體現道德理念,強化法律對道德建設的促進作用,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強大價值引導力。但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愛老敬老的行為究竟該如何入法?該怎樣將傳統愛老行為設置為法律強制義務?
        “將愛老敬老行為直接設定為法律義務,必須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華東政法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風景近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道德規范的入法,不能沖淡、減損、破壞或替代法律,必須維護法律的至上地位。
        此次一些地方明文公告懲處忤逆不孝行為之所以會引起各方關注,背后折射出的是一個由來已久的立法難題,那就是德治和法治的關系該如何平衡?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到底該如何入法才會產生應有的立法效果?
        記者采訪中了解到,目前各地在保障老年人權益方面仍面臨不少難題。其中首要的問題就是宣示性條款較多導致立法的操作性不強。宣示性條款雖然具有一般法律規范的指引、評價、教育、預測等功能,但是由于它沒有直接的強制功能,因此在實踐中出現難以執行和實施、可操作性不強的現象。
        “并不是所有的‘道德的法律強制’都是正當的,道德有其固有的調整范圍,某些道德領地法律不得隨意進入。如果法律規定是無法實施的空喊、難以兌現的承諾,勢必讓人們對法律失望。”劉風景說。
        他以修訂后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為例。該法第十八條規定:“家庭成員應當關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視、冷落老年人。”“與老年人分開居住的家庭成員,應當經常看望或者問候老年人。”“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保障贍養人探親休假的權利。”這一內容也被稱之為“常回家看看”條款。對此,有觀點認為這一規定作為原則性宣示,表明了立法者的態度,其可操作性如何并非最重要的立法關切。但在劉風景看來,這種偶爾的立法規定可以理解,但如果立法中存在過多的宣示性條款,不僅無助于法律規范的實施,反而可能有損立法的權威,動搖公民的法治信仰。當代中國,孝敬老人是一種美德,但倡導者仍有義務進行有說服力的論證,社會成員之間需要對話交流、達成共識。
        “類似于孝敬老人之類的道德規范入法,必須要明確規定假定條件、行為模式和法律后果,要具有可執行性。在維護法律獨立性的前提下,法律體系各要素間的關系越協調,法律對社會的貢獻就越突出。”劉風景強調,要進入法律體系,就需要在立法選項、提出法律案、審議法律案、表決和通過法律案、公布法律等各個環節,仔細推敲、認真篩選、嚴格把關。
        但他同時強調,法不是萬能的,保障法律實施的強制手段不是萬能的,需要由道德輔佐或補充。法律設定的行為標準,應限于維系社會存續的必須程度上。如果將法律視為提升道德的工具,會使社會生活泛道德化,以致于混淆法律與道德的界限。
        劉風景認為,立法具有肯定性、普遍性、完整性、國家強制性等特點,所以,法律不僅能夠調整個人行為,把單個人的行為納入一定秩序范圍,而且首先具有調整重大社會關系,使社會秩序合法化、固定化的功能。不僅能夠調整社會成員的普通社會關系,而且能夠擔負巨大的政治組織工作和經濟組織工作任務,是實現國家職能,完成國家歷史任務的最重要的、經常的、不可缺少的手段。
        “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觀必須與其歷史文化相契合,與其需要解決的時代問題相適合。而法律在整個社會規范體系中具有最高的權威。”劉風景強調說,法律作為一種社會規范,應以一般人、普通人為標準制定,法律設定的行為標準應符合社會大多數人的道德水準。法律在整個社會規范體系中具有最高的權威,法律高于道德、紀律、政策、風俗習慣、教規等,其他任何社會規范都不能否定法律的效力或與法律相沖突。任何社會主體都必須遵守憲法法律,任何公共權力的擁有和行使,都必須具有法律的根據并服從法律規則。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成人邪恶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