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fr4hi"></button>

<strong id="fr4hi"><samp id="fr4hi"></samp></strong>
    1. <button id="fr4hi"></button><rp id="fr4hi"></rp>
    2. <rp id="fr4hi"><acronym id="fr4hi"><input id="fr4hi"></input></acronym></rp>
      <th id="fr4hi"></th>
    3. 法制網首頁>>
      行政爭議實質化解的“安吉解法”
      浙江安吉法院全國首個“民告官”調解平臺運行調查
      發布時間:2019-10-21 12:16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東升
      □  通訊員 陸婷  陳一鳴

      從1988年的蒼南民告官“第一案”之后,浙江的行政訴訟制度一直在不斷探索中前進。行政案件協調化解機制、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敗訴責任追究、行政一并解決民事爭議試點、非訴行政案件“裁執分離”等一系列工作均走在全國前列,有力地促進了法治浙江建設。

      2017年3月,浙江省安吉縣法院與湖州市政府法制辦聯合設立全國首個“行政爭議調解中心”。至今,安吉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共辦結行政案件258件,成功調撤107起行政爭議,化解率超四成。

      府院搭臺

      擺脫司法“孤軍奮戰”

      隨著法治建設進程的加快,行政爭議呈現涉及面廣泛化、成因多元化、案情復雜化等特點,單純依靠司法“孤軍奮戰”已難以實現行政爭議的實質性化解。

      以安吉法院為例,自2016年起,該院作為湖州市行政訴訟案件集中管轄法院之一,負責審理吳興、南潯兩區以及德清縣的“民告官”案件。2016年至2018年,安吉法院受理的行政訴訟案件數量分別為140件、190件、269件。而行政爭議形成的原因較為復雜,既有規則的不完善,也有行政執法及社會環境等各方面的原因,政府與法院都迫切需要一個相對長效的機制來實質性化解“官民矛盾”。正是在這一背景下,“行政爭議調解中心”應運而生。

      曾當過縣政府法制辦主任、對行政爭議處理頗有心得的安吉法院院長沈芳君談到這一解紛機制時說,“行政爭議調解好比是一艘航船,一頭載著政府部門,一頭載著人民群眾,唯有法院心系兩頭,才能取得理想效果。法院既要維護與監督政府依法行政,又要維護和保障群眾合法權益,體現法院司法為民的宗旨。”

      “通過‘行政調解中心’平臺,法院架起了當事人與行政機關的橋梁,法制機構架起了法院與行政機關之間的橋梁。”湖州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肖體紅說。

      為推進“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實質化運行,安吉法院確定了有關行政處罰等涉及行政機關自由裁量權的行政爭議、具有金錢給付內容的行政爭議、當事人申請在行政訴訟中一并解決的相關民事爭議、當事人自愿調解的其他行政爭議等四類“民告官”案件,只要當事人雙方均有意愿,就可進中心調解。

      專業性強

      確保調解高效權威

      借助湖州市級行政執法機關的專業力量,安吉法院積極建立專業調解隊伍,選派執法經驗豐富的行政機關干部、從事社會管理的人民陪審員參與調解,并邀請擅長行政訴訟的資深律師加入調解人才庫,以高專業性保證行政調解的權威性。

      2013年,湖州市民沈先生與湖州某數碼公司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購買了20間辦公用房。房屋交付后,沈先生發現數碼公司未盡合同義務,將本應配套提供的水電設施建設改為“專用電”,導致沈先生無法與國家電網簽訂供用電服務合同,只能通過數碼公司購電,電費高于電網的價格。沈先生數次發函給湖州市住建局,要求主管部門查處湖州某數碼公司的行為,卻一直無果。

      去年2月28日,沈先生向安吉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湖州市住建局履行查處法定職責。安吉法院立案后,即向湖州市法制辦通報,市法制辦會同市住建局派員協調。湖州市住建局著手查處后,沈先生撤訴。這是安吉行政爭議調解中心成功調處的第一案。

      在行政爭議化解過程中,安吉法院逐步形成了“預防源頭化、調解專業化、解紛實質化”的化解模式,出臺全國首個《涉訴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工作規則》《涉訴行政爭議調解實施辦法》《涉訴行政爭議調解流程圖》,規范細化案件的受案范圍、調解流程等工作規程,加強行政調解與司法調解在工作程序、方法和效力確認方面的對接配合,讓行政爭議調解有章可循,運行規范。

      湖州市吳興區消防大隊以存在消防隱患為由,對劉女士的汗蒸館多次進行臨時查封,后以“汗蒸房不得設置在住宅建筑內”為由責令不得繼續在現所在地址營業,劉女士不服,遂對3次查封行為提起行政訴訟。 

      安吉法院在審理中發現,汗蒸館是劉女士唯一的收入來源,且系經合法程序成立,現僅以“汗蒸房不得設置在住宅建筑內”為由關停,當事人難以理解接受,也有違政府執法公信。

      于是,行政爭議調解中心主動介入,把焦點放到案件辦理成效上,找到當事人利益訴求的核心,有效開展協調和解工作。一方面,調解中心積極與消防大隊及當地政府溝通,希望對劉女士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一方面,做劉女士的工作,關停汗蒸館。經過專業細致的調解,劉女士最終接受了行政賠償的調解協議,表示愿意配合消防工作,自愿關停汗蒸館,撤回了起訴。

      各方聚力

      推動糾紛實質化解

      分析近幾年行政糾紛案件,房屋拆遷征用的案例呈現上升趨勢。這類行政糾紛案件政策性強、牽涉面廣、案情復雜,老百姓的訴求多樣。對此,安吉行政爭議調解中心主動邀請黨委政府、社會各界參與調解,合力推進糾紛的實質性化解。 

      湖州市建設杭寧高鐵、湖州南太湖醫藥生物產業園,征地用到中鐵十六局第三分公司的職工生活基地——吳興區三天門社區。吳興區政府與該公司達成整體搬遷協議,涉及483戶職工房屋,其中196戶為房改房,有產權證;287戶為公租房,無產權證。

      33戶被拆遷的職工向安吉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訴請確認當地行政機關強制拆除涉案房屋行為違法并賠償損失,并分別要求吳興區政府補償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的各類損失。

      “房屋是家庭的重大財產。矛盾糾紛的對立程度很激烈,社會影響大,且易引發群體性事件,案件審理協調難度很大。”案件承辦法官戴偉民說。

      行政爭議調解中心主動協同當地的黨委、政府進行行政協調,對爭議癥結進行“專業會診”,共同協商化解對策。同時,會同湖州市司法局、中鐵公司以及街道辦,走到群眾中間做政策解釋工作。通過細講拆遷法律法規,逐案比較補償方案,分析案件敗訴風險,最終得到了部分住戶的認可。最后,33戶索賠戶主中共有17件行政訴訟案件協調撤訴。

      為規范行政機關行政行為,從源頭上減少行政糾紛,安吉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對在訴訟中發現行政執法存在問題的,及時向行政機關發送司法建議,推動行政機關及時改進行政管理和執法工作。

      去年,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在辦案中發現湖州市吳興區市場監管局仍然分別以原工商局、食藥監局、質監局名義進行處罰,存在行政主體混亂的現象。于是,向其發出《關于規范公章使用的司法建議》,該局隨即整改下發《關于明確行政處罰案件辦理過程中有關事項的通知》,統一行政執法主體、執法文書等,并反饋安吉法院。

      去年11月,浙江省高院在安吉召開行政爭議調解中心推進工作現場會,全面推廣安吉做法。截至今年5月,浙江省11個設區市及寧波海事法院均掛牌成立行政爭議調解中心,95%的縣市區也設立了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在推動行政爭議實質化解的道路上,安吉法院正在以實際行動和嶄新業績留下自己的印記。

      責任編輯:胡建霞
      相關新聞
      成人邪恶漫画